清新汽车-【独家】乌琳高娃:飞行汽车不靠谱,转型设计飞行器 | 清访谈
客户端
关注微信

【独家】乌琳高娃:飞行汽车不靠谱,转型设计飞行器 | 清访谈

文 / 向东 2018-08-13 14:59

从事汽车设计近20年,她为何加盟初创公司转型研发飞行器?无人汽车的研发测试方兴未艾,她为何预测无人驾驶载人飞行器会率先实现?请看传奇女设计师—乌琳高娃独家专访。

意大利都灵汽车博物馆,在一面刻着全球顶尖设计师的墙壁上,一位中国女设计师的名字赫然在列。

她叫乌琳高娃。

从2000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戴姆勒-克莱斯勒;到3年后进入德国奔驰技术中心前景设计部,成为奔驰历史上第一个中国籍女设计师;从2009年日内瓦车展,她的作品——最快混动跑车Frazer-Nash-Namir惊艳亮相;到3年后,她被任命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总监……

“大胆出牌”、“才华横溢”是外界给她的标签。

最近,深耕汽车圈近20年的乌琳高娃做了一个让业内惊呼“不可思议”的决定。

她拒绝了多家车企巨头的邀请,转而加盟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一家研发飞行器、成立的刚满三年的初创公司,出任CMO。有朋友甚至对她说:你是不是疯了?

谈起这个决定,乌琳高娃眼睛一亮:“因为人类对天空永远充满渴望!”

早在4年之前,她就把目光从地面交通工具转移到了天上。有关空中智能驾驶的前景,她的预测大胆出位:“一旦法律放开,比于全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我们会先看到无人驾驶的载人飞机飞上天空。

离开熟悉的“舒适区”,她坦言:有挑战,更有风险。但“直觉告诉我,就该这么做。”

毕竟,“做不成一件事不可怕,想做一件事却这辈子都没机会做才最可怕!”

8月10日,乌琳高娃加盟一飞后,接受清新汽车独家专访,以下为访谈实录:

空中无人驾驶技术更成熟,算法更简单

清新汽车:您被很多人熟知是在汽车设计领域的杰出成绩。是什么让您选择离开熟悉的汽车圈,加盟一飞这样一家做空中智能驾驶的初创公司?

乌琳高娃:对于空中飞行器这个领域,我并不陌生,2014年我还在通用做前瞻设计时,就有过关注。基因决定了人类不能飞行,但每个人都有着对天空的渴望。

空中无人驾驶相比于自动驾驶汽车有很多优越性。首先,从技术来讲,自动驾驶技术在空中是最成熟的,算法也是相对简单的。其次,空中飞行可以解决地面拥堵问题,相比于电动汽车在基础设施的改造、对公共资源的占用都少得多。同时,空中智能驾驶将显著改善通航的空气污染,实现绿色减排。

很多人问我有没有考虑清楚。我想,很多事情就是凭直觉,潜意识告诉我就应该这么做。在国内所有汽车设计师中,我可能是第一个去做飞行器的。这让我很兴奋!

飞行汽车不靠谱,根本是两回事

清新汽车:最近“飞行汽车”的新闻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你怎么能看待飞行汽车的应用前景?加入一飞之后,您未来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乌琳高娃:在我看来,飞行汽车不是很靠谱,飞行就是飞行和汽车是两回事。你觉得北京这种交通状况会允许汽车在道路上滑行一段时间然后飞起来吗?在中国这样的场景非常少,还是垂直起降的飞行器有更大的应用范围。

未来,我会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载人飞行器前沿设计、生产及企业品牌战略重塑领域上,相比之前的汽车设计工作,会更加多元化。

无人驾驶的载人飞机会更早到来

清新汽车:空中智能驾驶有怎样的应用场景?如果实现落地还有哪些问题和挑战?

乌琳高娃:城市短途交通,除了公共交通工具、私家车、专车之外,再向上走,高端需求的市场目前还是空白。一飞目前在研发的无人驾驶飞行器就是瞄准这块市场,应用场景是点对点

比如,一位住在望京四环小区,在亦庄有公司,开车可能堵车要一两个小时,乘坐飞行器只需要半小时。降落地点可以选在楼顶,只需要5平米空间。

同理还有紧急商务谈判的场景,甚至医疗急救的场景……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的是,北京中心到五环内任何一个地方,飞行器搭载两个人,30分钟内实现往返

这些场景的实现的前提条件,正是目前无人驾驶飞行器落地的难题。法律法规的限制,低空空域还没有完全放开;无人飞行器的航线和航路制定还没有相关标准;技术层面还需要大量的安全测试;市场和用户的接受程度还需要时日……

这就回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如果不去做,就永远没有落地的可能性。但我相信无人驾驶的载人飞行器会比无人驾驶汽车落地更快,我预测在十年之内。

未来汽车造型会出现两极分化

清新汽车:移动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的新技术和汽车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很多科幻想象有了落地实现的可能性。未来汽车设计会有怎样的趋势?对造车新势力有何评价?

乌琳高娃:从古到今,每一个时代的交通工具都是一种象征意义。未来的自动驾驶时代,汽车造型可能会两极分化

一部分是私家拥有的汽车,还是会有交通工具从来就有的“象征”地位。设计可能会趋向“复古”,个性化。让人从情感上贴近历史,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另外一部分就是标准化,带有未来“智能”化标签。像今天的手机,走好用且性价比高路线。

遗憾地说,目前造车新势力企业的汽车造型还没有打动我的。传统车企保守的原因是为了品质和安全。传统车企累积一百多年的造车经验和标准,新势力没办法替代,这就是为什么新势力要从传统车企“挖人”。

乔布斯可以不理会前人造出划时代的苹果手机,但对于最为复杂的工业量产产品——汽车,没有任何企业可以离开一百多年的造车体系和方法,哪怕是互联网和科技巨头。

用好中国元素,首先要了解你的文化

清新汽车:世界级的时装秀上已经开始出现中国元素。但在汽车设计上,目前还没有刮起“中国风”。您认为汽车设计中,如何将本土审美、中国元素推向世界?

乌琳高娃:中国元素说了很多年,首先什么是中国元素?是加一个什么花纹,绘一个龙的图案,取一个中国朝代的名字吗?这是只“形而上”的层面。

“加长版”就是典型的中国元素,因为它符合我们的文化。中国家庭买车,后排空间特别重要,所以在国外不少地方也逐渐开始流行“加长版”了。设计是服务于功能的,如果不知道怎么使用中国元素,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了解社会生活习惯。

比如,中国人爱喝热饮,在车内方便喝热饮的功能解决了吗?要将中国元素融入汽车设计,首先要有文化自信,找到既有自己特点又国际化、放之四海大家都接受的“符号”。

同事对我的评价是“情商低”

清新汽车:在汽车设计领域,女性设计师比例较少,取得较高成就的更是凤毛麟角。您觉得原因是什么?回顾自己的设计之路,有什么样的感悟?

乌琳高娃:就我而言,以同样的水平和资历,如果我是一名男性,今天会做到更高的位置。汽车本身就是一个和男性强关联的行业,女性容易受到很多质疑。

汽车设计本身也常常被误解为:造型和美工。实际上,设计师不光是做造型美工 ,是综合的系统工程,要考虑项目成本、品牌定义、客户需求、竞争对手。一个汽车设计师还得是半个工程师和市场分析师。

此前工作中,同事和上级常常对我的评价是不圆滑、情商低,有时候说话太“直接”。

在工作上,我是比较强势的。做一个Nice的人并不难,问题是你在企业到底想要做什么?是和所有人搞好关系还是把事情做对?

最可怕的是想做这辈子没机会做

清新汽车:您的本科毕业于中央工业美术学院,是清华美院的前身。作为清华校友,您对汽车专业或者设计专业的学弟学妹有怎样的寄语?

乌琳高娃:我做设计这行也并非一帆风顺,遇到过低潮期,但是我一直坚持到今天。

每个人面对重要抉择时,可能都会传来两个声音:一个是理智的声音,帮你分析成功几率、经济效益、时间成本;一个是内心的声音,很简单——这份工作你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

我的选择是,遵从内心。今天,我虽然换了领域,但仍然在我喜爱的设计行业里。

对于学习学妹们,我想说的是,找一份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坚持下去。不要轻易换来换去。做不成一件事没什么怕的,想做一件事却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做——这才可怕。

清新视角

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乌琳高娃的“跳槽”是今天汽车行业人才流动的一个缩影。当越来越多有着传统汽车产业经验的人才加盟科技公司、初创公司,新老产业在交融中将催生出更多创造力。

无人驾驶飞行器会比无人汽车先到来吗?——这或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从地面到天空,未来可能还会到海底……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眺望未来出行的全新视角。

历史上,每一次生产力进步的背后,总离不开“天马行空”想象力的那群人。

关于“一飞”: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一飞),专注于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的研发与制造,为智能无人装备行业应用提供完整的控制系统解决方案。被世界权威期刊评为中国唯一、全球前十有影响力的飞行机器人研发及应用团队。



微信